2023夸夸话术你的穿搭看起来真贵

author
0 minutes, 15 seconds Read

转载自:OK精彩

原标题:2023夸夸话术:你的穿搭看起来真贵!

 

OLD MONEY AESTHETIC

各大时尚品牌近几年在设计语言上逐渐向“老钱审美”靠拢,其特点在于以低饱和度色彩为主,款式在外观上并无特别之处,往往需要亲自触摸之后才能知晓其精妙之处,更为注重打造永不过时的时尚。

Bottega Veneta发布的2023春夏系列,新任设计师Matthieu Blazy完全摒弃了前任Daniel Lee所打造的爆款设计,选择回归品牌创立之初的精神内核,直指奢侈本质,以现代科技助力传统手工工艺,将皮革打造出丹宁、棉质和法兰绒等面料质感,看似平平无奇的法兰绒衬衫实则需要在皮革之上反复印制12层涂料才能达到所追求的颜色效果。

 

Bottega Veneta 2023春夏系列

其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和对细节所到之处精雕细琢的处理,打造出一种举重若轻的低调奢华,一针见血地点明时下热议话题“老钱风”的美学规则,即强调品质和风格的经典以及对舒适度的卓越追求。近两年关于“老钱审美”的讨论风头正劲,仅海外社交媒体上#old money#主题标签就坐拥超过10亿点击量。

 

old money一词最早出现于西方社会,继承家族累世的名望和财富,财力深厚且神秘低调,是上流社会的代名词。

Burberry 2023春夏系列 ▶

 

穿的像一位老钱,已然成为最新的美学风尚。一直以贵族时尚为风格内核的美国轻奢品牌Ralph Lauren借势回春,2023春夏大秀以“加州梦”为主题,舍弃繁华绚丽的纽约都市,转而将秀场搬到上世纪初铁路和房地产巨头亨利·亨廷顿故居,整场秀所创造的标志性形象传递出独属于老钱祖传的优雅与时髦。

 

Ralph Lauren 2023春夏系列

在19世纪的工业化社会中,社会阶级归属是个体身份最突出的面向之一。社会阶级之间着装举止的差异体现了工业化社会阶级中的人际关系特征。老钱审美的前世便来源于该时期,old money一词最早出现于西方社会,继承家族累世的名望和财富,财力深厚且神秘低调,是上流社会的代名词。老钱审美,主要指美国东海岸上层有闲阶级的时尚审美和生活方式。众所周知,能够有效展现个人金钱地位的方法不止一种,但在服饰上的花费比其他大多数消费方式都更具有优势,因为服饰是显而易见的。但比起表面的虚荣与奢侈,老钱因其家族几代人的原始资本积累,更为注重审美品味与生活方式。

 

Bottega Veneta 2023春夏秀场布置

贵族出身又嫁入王室的黛安娜王妃日常衣着就是典型的老钱美学,更是被当今时尚达人奉为教科书级别的穿衣范本。无论是版型修身、款式简约的羊绒针织亦或是沉稳笃定的深色粗呢西装外套,颜色和款式虽不见得有多特别,穿在身上却永远透着舒适自在。每每见到,都被那种恣意凛然、清冽纯净的气质所深深折服,时至今日依旧明艳动人。

 

通过自己努力达到财富暴增、阶级跃升的新贵们的时尚观大多偏向盲目张扬,豪掷千金的生活方式,是急于证明身份的变化。作为好莱坞新贵的new money代表,卡戴珊家族赫赫有名,他们总是十分高调,穿着风格夸张、充满戏剧性,热衷于展示服装上的logo来彰显财富。时至今日“卡戴珊”成了一个符号,其着装风格成为年轻人趋之若鹜的新风尚。

 

时尚与着装行为最为人所熟知的理论是齐美尔所提出的时尚变迁理论,该理论认为时尚是社会底层模仿社会精英的过程。齐美尔时尚变迁模型的核心思想是:时尚首先为上层阶级所接受,然后才被中下层阶级所采纳。地位稍低的群体通过效仿地位较高群体的着装来获取地位,并由此启动了一个社会扩散的过程,通过调整自己的风格、审美品味与生活方式,试图接近并融入上流社会。

老钱的审美偏向低调保守,并不刻意追求潮流,甚至有意规避时髦单品,更擅长将品味和质感融入到 穿衣风格里。

◀ Burberry 2023春夏系列

 

明星的穿衣进化史也侧面隐喻新钱到老钱的转变,一代球王贝克汉姆的妻子维多利亚·亚当斯在1996年以辣妹合唱团的成员身份正式出道,在英国乃至世界掀起了一股“辣妹”潮流。彼时,维多利亚经常以热裤、金属色、太空装等形象出现在观众视野,作为明星,她懂得漂亮时髦且具有争议性的服装是必不可少的装备。

 

 

而她后期凭借过人的市场洞察力,全方位地将名气转化为生产力,将“维多利亚”打造成价值数亿美元的著名品牌,在时尚圈演绎了一个后现代童话。他们抓住时代的机遇,快速杀入名利场,跻身新贵行列。而此之后,维多利亚在穿衣风格上也发生了明显转变,多以同款色系商务套装为主,精致简洁的风格优雅大方,与此前形象简直判若两人。毕竟社会地位已然奠定,她也不再需要通过穿衣来彰显个性、吸引眼球。

 

时尚从来不只关乎穿搭本身,它的背后更多的是生活方式的堆叠。时尚似乎被人们利用并为自己获取一种令人印象深刻的有别于其他阶级的身份特征,它可能凸显出某种一致性,将拥有相似“个体的”身份者得以彼此相互联系,连结成特定群体。

 

所谓“老钱风”则是通过服装来强调阶级属性,讲究的是秩序井然的阶级排他性。“老钱审美”的回归,曾经被精英主义无比推崇且代表着阶级区隔性的着装风格“破天荒”地在Z世代之间再度流行,此现象背后一定有着更为复杂的成因。“老钱”着装风格的选择成为一种微妙的暗示,比如传达出一种获取社会地位或渴望跻身上层社会的信号。可当下,不仅只限于此。

 

当我们在谈论老钱风格时,更多是基于某种主义,时尚绝非一种新兴现象,近年来,全球范围内,二手时装呈现一片繁荣的景象,其中就包含年轻世代对逝去的时尚黄金九十年代的怀恋。当下我们身处动荡不安的时代,全球单边主义加剧,我们每一个人都活在对于时代前途未卜的恐慌和对自身未来发展深感渺茫的“躺平”状态之中。所谓老钱美学也必然属于主义风格中的一类,年轻人渴望回归平静,留恋那种毫不费力却细节满满的穿衣风格,也预示着我们必然向往崇尚品质、追求经典的时尚哲学,也标志着大众对于快时尚的日益倦怠和对可持续时尚的追求。

 

在老钱风格重新回归大众视野伊始,正如曾经八十年代为抵抗精英主义而滋生的小众文化群体那般,当风格的追随者逐渐变多,滋生出需求,就会反向刺激时尚体系,从此成为各大主流媒体争相提及的对象。因此,老钱审美俨然成为了一个消费符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欣赏这种简约的贵气感。

 

Kate Moss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掀起极简主义,哪怕20多年后的今天,大廓形已然成为潮流标志,Kate Moss也始终坚持自我风格,正如时尚风格首先是一种精神态度,其次才是衣饰凤毛麟角的点缀。这也是老钱风格所推崇的精神内核。

 

如今各大老牌时装屋在设计语言上纷纷趋向于保守作战,许多品牌为了求稳搁置许多创意,设计语言也更为生活化。秀场内外,少了很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出挑造型,取而代之的是更为简约高级的实用主义单品。后疫情时代,经济态势疲软成为时尚界资本巨头们首要面临的问题,年轻消费群体不再是消费主力,服装品牌在设计语言上着手调整曾经以年轻化为主的战略导向,重新转向上层阶级所钟爱的“无流行特征”服饰,以期留住最核心的客户。

 

“老钱美学”的卷土重来也创造了一个有趣的悖论:“那些看似算不上富有的东西,实际上代表着极度的富有。”而这恰恰是最难以被模仿的。作为普通人来说,不被消费主义裹挟,相比于外在财富的展露,回归精神内核的本质更为弥足珍贵。

Similar Posts